丝瓜视频app

當前位置: 首頁 鎮安新聞 鎮辦信息 青銅關 正文
窄屏浏覽

纏訪、鬧訪根源之我見

來源:本站原創 发布时间:2014-06-12 09:28 作者:文:郭世亮  责任编辑:邢光阳 發布人:江勇

時常看到少數群衆在政府院內大聲謾罵幹部,耍潑耍野,誰勸賴誰罵誰,在便民大廳拍著桌子,指著鼻子,罵著幹部,在領導辦公室叫囂著上縣進省赴京上訪,要挾領導滿足其不合理的要求。  

這是當下少數纏訪、鬧訪的群衆在基層政府表演的一纏二鬧三脅迫的主要表現方式。  

爲人民服務是鄉鎮政府的職能所在,鄉鎮政府理應爲群衆服好務,鄉鎮幹部理應爲人民謀福祉,基層政府的正常工作秩序是保證服好務的前提條件,鄉鎮幹部基本的人格和尊嚴得到最起碼的保證是有心思安心工作的前提條件,然而讓少數纏訪、鬧訪的群衆擾亂了基層政府正常的辦公秩序,讓基層幹部喪失了做人基本的尊嚴和人格。  

我們有理由也應該反思當前的國家政策和信訪制度。  

200551日國務院頒布的《信訪條例》,《信訪條例》的初衷是促使各級政府敞開信訪渠道,化解人民群衆內部的矛盾糾紛,在2008年各級政府將進省赴京信訪案件以及案件數量納入考核各級政府是否穩定的一票考核,各級政府領導將其作爲帽子工程來抓,《信訪條例》的執行的 9年來的確敞開了群衆的合理訴求的渠道,解決了許多群衆應解決而未解決的事情,讓正義得到了伸張還社會一個公平公正,然而在《信訪條例》的運行至今日,少數群衆以赴省進京信訪案件的數量考核,以及各級政府的帽子工程來要挾政府、要挾基層幹部,基層幹部面對纏訪鬧訪的群衆只有罵不還口、打不還手,成爲這個社會正真的弱勢群體。  

時至今日,當下信訪制度的調整將不再以上信訪案件的數量來考核鄉鎮,但以上訪的數量來約談鄉鎮的主要領導,評價鄉鎮領導的實績。然而現實情況是群衆信訪不信法,認錢不認理,反複以上訪脅迫政府謀取自身利益;公安機關對于罵幹部、鬧政府的上訪群衆不敢怒也不敢言,因爲條條框框的限制,唯恐引火上身;上級機關只要見到上訪的當事人或信訪信件,不知具體情況,不知是否合理,一概是批複限期結案,要求回複,作爲信訪當事人這就好像給了他們一個尚方寶劍,讓信訪當事人認爲基層政府應當滿足其要求,嚴重助長纏訪、鬧訪的囂張氣焰。  

思考少數群衆造成目前脅迫政府、謾罵幹部這種丝瓜视频app面,和當初國務院《信訪條例》出台的初衷,有背道而馳的現象,分析原因有如下幾種根源,一是少數群衆素質很低,唯錢是從,不管來錢渠道是否合乎理、合乎道德,喪失做人做事的底線,認錢不認理,認錢不認人,爲錢不要臉面,不要尊嚴;二是少數群衆誠信缺失,對于已簽過的合同可以不認賬、找各種理由進行纏訪鬧訪,對上訪案件的已做處理決定,簽訂了和解協議、息訴罷訪書,想反悔就反悔,抓住當前信訪制度制約基層政府軟肋,依舊纏訪鬧訪,爲獲取不當得益,大嘈大鬧以要赴省進京上訪威脅基層政府;三是上級部門機關接待上訪群衆,缺少與基層政府溝通,不了解實情,不了解情況,聽上訪當事人一面之詞,同情其遭遇,然而纏訪、鬧訪、惡訪這類信訪當事人裝起可憐,斷章取義羅列對其有利的法理法規,經常撒謊事件發生、處理的全過程,诋毀鄉鎮幹部,搏得上級領導的同情,獲得信任,就此上級機關領導就責令鄉鎮政府限期結案,然而超乎法理、超乎道理要求基層政府無法滿足,即是基層政府想辦法給予滿足,信訪當事人就會當成一種能耐本事向外宣揚,由一傳二、二傳四,漸漸助長了群衆無理取鬧,只要纏訪、鬧訪就可獲得不該得的利益,由此許多群衆認爲基層政府就是砧板上的唐僧肉,誰都想來鬧來賴,從政府獲取不當得益;四是上級機關和紀檢監察部門對基層幹部的不信任、不理解,不論纏訪鬧訪的當事人如何反應基層幹部有何問題,從不從在考慮基層工作的實際,是否在正當行使基層幹部職權,反正一追到底要給基層幹部紀律處分,就因爲基層一線幹部的罵不還口,打不動手的行爲,嚴重助長纏訪鬧訪群衆謾罵基層幹部,讓基層幹部喪失做人的尊嚴,嚴重削弱了基層幹部積極參與化解矛盾糾紛的積極性主動性;五是公安派出所有法難執,面對沖擊基層政府的纏訪鬧訪當事人,報了警,公安派出所警員來了之後,看著他們大鬧大吵,不敢執法,究其原因是因爲受到了當前有各種政策文件規定,民警不敢參與纏訪鬧訪案件處理,只有得到縣公安丝瓜视频app認可才可以依法抓人,然而作爲基層政府沒有這個權利和能力來協調縣公安丝瓜视频app讓派出所依法辦案,長此以往,纏訪鬧訪的當事人對派出所的警員無從畏懼,甚至叫囂“派出所有個屁用,能把我咋?”讓法律的威嚴掃地,讓打擊違法行爲的警員尊嚴掃地。  

長此以往,基層政府威信被削弱、基層幹部依法行政行爲被束縛、基層執法幹警的正常執法被限制,沖擊基層政府的群衆越來越多,基層政府正常工作秩序將被纏訪鬧訪群衆擾亂,基層政府的號召力、凝聚力將嚴重削弱,試想國家的執政根基還能穩定嗎?  

由此我想,國家不可能讓少數纏訪、鬧訪的群衆危害國家的執政根基,因此在國家理應在維護社會和諧穩定的方法和對策上做出調整,謀求新突破,要讓基層政府回歸威信,讓無理取鬧的少數群衆不再脅迫基層政府;要讓基層幹部回歸能夠正常依法行政,不再擔心被纏訪鬧訪的少數群衆所威脅,不再擔心被上級機關和紀檢監察部門一追到底,能夠正常爲人民群衆服務;要讓法理回歸社會,讓基層派出所回歸正常執法,不再被政策文件束縛手腳。  

我堅信上級決策機構會在不久的將來出台相應的政策,解決當前危害社會、危害國家的無理纏訪鬧訪少數群衆,我亦堅信上級機關和紀檢監察部門會逐步理解基層的不易與艱難,我亦堅信國家會讓基層派出所有位有爲,爲社會的正常秩序保駕護航,我亦堅信國家會讓基層政府有一個正常的工作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