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app

當前位置: 首頁 鎮安新聞 媒體關注 正文
窄屏浏覽

巧手编背篓 编出好生活

來源:商洛日報 发布时间:2020-01-14 17:27 作者:楊遠彥 發布人:王赟
      竹编,很多人的记忆里都有过它的身影。曾经,用竹子编织成的菜篮、竹篮、箩筐、背篓、筛子等生活用品,实用又美观,深受农作人的青睐。随着社会快速发展,竹编制品已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取而代之的是现代化的工业制品。 
  不過,在鎮安縣米糧鎮界河村,有一位竹編師傅仍堅守著這份手藝,他叫沈玉良,今年70歲。20歲入行、從業50年的他擁有一手精巧的竹編技藝,爲鄰裏編織了生活中常用的農具。 
  20歲學竹編 
  走進鎮安县东南边陲的界河村十一组,弯过几条田间小路,爬过几道坡,一个不起眼的三间土房出现在眼前。远处,一位老者缓缓走来,满头白发,步伐稳健,这便是沈玉良。 
  走進老人家裏,只見由他親手制作的竹器擺得整整齊齊,有小巧玲珑的墊簍、圓圓的篩子、大大小小的背簍,還有惟妙惟肖的竹編工藝品……這些散發著竹篾清香的“寶貝”,很是引人注目。 
  “現在很少有人會制作這些東西了,很多人對竹編制品都懷有感情,它承載著我們這輩人的記憶。”聊起竹編,沈玉良侃侃而談。20世紀60年代,手藝人還很吃香。當時23歲的沈玉良便師從父親,開始削竹、劈篾、編織,成爲竹編師傅。沈玉良說,那時這可是個收入不錯的職業,靠著竹編,可以養活一家人,很多人會騎車幾十公裏來請他做竹器。沈玉良還記得,自己在做學徒時,父親話不多,更多時候是靠自己摸索。不過好在他悟性較高,適應得很快,一段時間後就掌握了基本功。沒過多久,沈玉良就會編織農戶家裏熱水瓶竹殼、竹籃、竹筐、竹匾等日常用具了。 
  巧選竹材 
  竹編的講究,從選竹開始。“只有五六年的毛竹才能做竹編,密度剛好,夠韌。小于5年,竹子會縮,做出來的籃子、簍子就會有縫,大于6年,竹子就脆了,容易斷裂。當日砍來的竹是最好,但最多也不能放過10日,否則剖不出篾來。”說起選竹子的學問,沈默寡言的沈玉良如數家珍。路過竹林,他只看一眼,就知道哪根竹子今年幾歲了。 
  沈玉良的工具有七八樣。篾匠的活兒看著很複雜講究,用到的工具卻並不多。篾匠不用尺子,大小長短,收放轉折,全憑眼睛和手上的感覺。砍、鋸、切、剖、拉、撬、編、織、削、磨,一套動作下來行雲流水。有做得熟練的老篾匠,一把篾刀就能完成篾具的制作。 
  劈篾的技術直接決定篾器的精細程度。“不僅要輕薄,剖出來的篾片還要粗細均勻,青白分明。”沈玉良一邊說著,一邊利落地將竹子的竹節一一去除,長長的毛竹一頭拖在地上,另一頭用手固定住,用巧勁一劈,竹面上就留下一道口子。沿著這道缺口向兩邊掰扯,細細的竹屑揉進風裏,散發出陣陣竹子的清香。一眨眼,一根偌長的竹子,就成了均勻的兩半。但這只是一個開始,要劈成能制作竹器的篾片,還需要用不同樣式的篾刀對其不斷對剖片、劈片、削條。厚了不勻,薄了不牢,全憑篾匠長年累月積累下來的手感把握。篾片厚薄依編織需要而定,無論厚薄都需要均勻一致。在反複的打磨中,竹子在沈玉良的竹刀下變成了細細的篾條。 
  歲月的痕迹 
  一根竹子,從砍下到制成一個個竹編制品,需要經過砍、劈、刮、編等多個步驟,這些在旁人看來繁雜的工序,沈玉良卻得心應手,每個步驟都了然于胸。 
  只聽“嘭”的一聲,沈玉良利落地用篾刀削去並刨平竹節、剖開竹筒,不停地把竹子劈成一半又一半,削成薄薄的篾條。尖銳的竹子在沈玉良手上沒了“脾氣”,任他擺布。“削片”後,是“扯幅”的工序。將兩把小刀呈八字形插在乃抗鲜悠礱pp频木板(也稱滾刀)上,在這之間穿過竹片,借用兩片小刀的削切,制成寬幅相當的竹片。整個過程,沈玉良動作娴熟,篾藝高超。爲了確保手感的順滑,去掉突兀的毛邊,沈玉良用刮刀將竹條按在刮口上,用手用力從下到上抽動起來。 
  制成竹條後,便開始編織。沈玉良先將多根粗細均勻、長短相當的竹條交叉疊放,通過左纏右繞的方式,盤竹筐的底,接著再從下往上編,彎角處,沈玉良拉緊竹條,拗折,然後繼續向上編織,最後進行鎖邊。不一會兒,一個精致的小竹筐就在他手上成型了。“編織時,要保持竹條間網眼一致很不容易,失誤一次需要拆開重編。”沈玉良說,編好一個竹制品,每一步都很關鍵。當時,沈玉良每天天不亮就起床練習,一直練到深夜。爲了練好每個過程,手指和手掌被竹刺紮破劃傷,是常有的事。“有時毛刺不小心紮進手裏,流血了,包紮好就繼續幹活了。”沈玉良說,這麽多年過去了,雙手早已磨出厚厚一層繭。 
  不僅如此,近幾年來,沈玉良還不斷摸索新技法,編織篩子、墊簍,贏得了十裏八鄉農人的關注與喜愛。回望這些年,沈玉良說,之所以還在守著這一門老手藝,不是靠它賺錢,而是因爲它承載著很多美好的歲月,更是一份樸實的勤勞與智慧。